HAKUNAMATATA

港家_渣文渣畫的ハレ_始春/薮光

[始春]風のレコード

短小杂乱,一块小甜饼
-
-
-
睦月始梦见了,弥生春的告白。
弥生春被眼前一大片花海裹着,整个人彷佛融入花中,
犹如最美最盛的花草,没有他就不完整。
弥生春回头,笑了,
“はじめ、”
“我喜欢你。”
-
把睦月始抽离梦境的是尽责的莺,他们的好邻居。
睦月始是知道的,弥生春有跟莺说早安的习惯。
有一次睦月始比弥生春早起,犯懒继续闭着眼。
过了不久莺就工作了,意外的听到弥生春说了句“莺さんおはよう”,不争气的笑了出来。
“阿..!はじめ你醒了,早安~”银铃般的笑声。
“嗯,早安”轻轻一吻落在唇上。
-
离开记忆,
扭过头去看看熟睡的恋人,
紧闭的眼睛,添姿增色的泪痣,微张啲嘴。
轻轻抚上恋人的眼睛,泪痣,最后嘴巴,
睦月始靠了上去。
-
弥生春是在一个吻中醒来的。
“嗯...嗯?はじめ?早安,你比我还早醒阿。”
“春,早安”
数秒的沉寂,弥生春似乎看透了睦月始的所思所想。
“はじめ、去约会吧?”
-
难得的休息日是约会的好日子,顺便回味一下春的告白。
二人踏上电车,并没有很多人,
都是一些老人,幼儿园的小孩和接放学的家庭主妇。
找了个角落坐下,头轻轻一侧,睦月始就靠着弥生春。
出了隧道,车窗的阳光零零碎碎的撒向二人。
睦月始咪着眼睛,侧过头去看弥生春。
一只手拿着眼镜,另一只手在搓眼睛。
睦月始直起身子,手跨过弥生春的肩膀,
把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两道轻笑彷佛交滙在一起。
-
到站了,睦月始抓着弥生春的手走出车厢。
-
回到这个花田,这个充满回忆的花田。
弥生春忽然走完了,回过头来,想说什么,
一阵风吹起,把花草都往一个方向吹摆,
唯独弥生春挺直的,站在中间,
用手按着被吹乱的衣物和头发,
脸上挂起最温暖温柔的笑容。
砰砰,砰砰,砰砰
睦月始的心跳声无限放大,
“想要拥抱他”
-
两人在花田中间拥抱着,
弥生春的笑意就愈来愈浓。
-
这一抱和怀中的人加起来,
-
就是一个世界。
-
“我喜欢你”
-
-
-
End.

[始春]風のレコード

短小雜亂,一塊小甜餅
-
-
-
睦月始夢見了,弥生春的告白。
弥生春被眼前一大片花海裹著,整個人彷佛融入花中,
猶如最美最盛的花草,沒有他就不完整。
弥生春回頭,笑了,
「はじめ、」
「我喜歡你。」
-
把睦月始抽離夢境的是盡責的鶯,他們的好鄰居。
睦月始是知道的,弥生春有跟鶯説早安的習慣。
有一次睦月始比弥生春早起,犯懶繼續閉著眼。
過了不久鶯就工作了,意外的聽到弥生春説了句「鶯さんおはよう」,不爭氣的笑了出來。
「阿..!はじめ你醒了,早安~」銀鈴般的笑聲。
「嗯,早安」輕輕一吻落在唇上。
-
離開記憶,
扭過頭去看看熟睡的戀人,
緊閉的眼睛,添姿增色的淚痣,微張啲嘴。
輕輕撫上戀人的眼睛,淚痣,最後嘴巴,
睦月始靠了上去。
-
弥生春是在一個吻中醒來的。
「嗯...嗯?はじめ?早安,你比我還早醒阿。」
「春,早安」
數秒的沉寂,弥生春似乎看透了睦月始的所思所想。
「はじめ、去約會吧?」
-
難得的休息日是約會的好日子,順便回味一下春的告白。
二人踏上電車,並沒有很多人,
都是一些老人,幼兒園的小孩和接放學的家庭主婦。
找了個角落坐下,頭輕輕一側,睦月始就靠著弥生春。
出了隧道,車窗的陽光零零碎碎的撒向二人。
睦月始咪著眼睛,側過頭去看弥生春。
一隻手拿著眼鏡,另一隻手在搓眼睛。
睦月始直起身子,手跨過弥生春的肩膀,
把頭按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兩道輕笑彷佛交滙在一起。
-
到站了,睦月始抓著弥生春的手走出車廂。
-
回到這個花田,這個充滿回憶的花田。
弥生春忽然走遠了,回過頭來,想説甚麼,
一陣風吹起,把花草都往一個方向吹擺,
唯獨弥生春挺直的,站在中間,
用手按著被吹亂的衣物和頭髮,
臉上掛起最溫暖溫柔的笑容。
砰砰,砰砰,砰砰
睦月始的心跳聲無限放大,
「想要擁抱他」
-
兩人在花田中間擁抱著,
弥生春的笑意就愈來愈濃。
-
這一抱和懷中的人加起來,
-
就是一個世界。
-
「我喜歡你」
-
-
-
End.